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民主与科学

独立之人格,自由之思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秦淮八艳  

2015-03-22 09:43:49|  分类: 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秦淮八艳 - hubingforever - 民主与科学
 
秦淮八艳 - hubingforever - 民主与科学
 你见过妓女陈列馆吗?可能有人要说那不明摆着是展示烟花文化吗?若没见,没听过,请莫大惊小怪,确有其事,照片为证。你也不要以为凡是妓女给钱就卖身,她们的三不陪也是耸动大江南北的新闻.她们的诗书画收进故宫博物院,她们的厨艺被称为中国古代董菜,诗菜,至今我们品到的董糖、虎皮肉都是秦淮八艳的传世之作,这些你信吗?妓女当到这份上该算“状元”了吧?与品位应该挂钩了吧?其实用现代的眼光来看,她们完全可以挂个什么李香君品位馆,个体歌舞团之类的牌子。只怪那时没这种说法,凡与男人接触的行业统而言之——妓院,所以在明末清初的妓院花名册上,赫然高挂着秦淮八艳的名字。
    近日到南京,漫步秦淮河时,一处李香君故居陈列馆吸引了我的眼球。但当时天色已晚,李香君故居陈列馆已经闭门。是李香君何许人也?秦淮八艳之一。名妓名到后人为其建陈列馆,好像在我的记忆中仅此一家。
       “浆声灯影连十里,歌女花船戏浊波。”秦淮河自古就是一条香艳之河,誉为中国脂粉气最浓郁的河,十里秦淮,历史上便是有名的风流之乡。古人所说的六朝金粉,几乎全集中在这里。这里河宽不过20米,桥是一座接一座,过去是妓院一家比一家豪华,像别墅一样的气派,八艳接客是有要求的,纨裤子弟、粗人、兵痞给再多的钱不接。其实她们的接客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接客,说穿了就是陪你玩诗,给你唱唱小曲,价高又说得好的,也就是坐画舫游扬州,游西湖,太湖吧。八艳平时操练的是琴棋书画,唱歌弹曲。韦小宝妈妈的丽春院与八艳相比只算苍蝇店。附近有夫子庙与当时全国最大的贡院(古代选秀才的地方)。南京城内的秦淮河源自通济门,却美在夫子庙。这里河水并不干净,有些发黑,单就河水而言,与美不挂钩。可在夫子庙、得月台、文德桥、石坝街、乌衣巷、朱雀桥、秦淮人家及长长的走廊之间不知怎么就显得美起来了。游秦淮河得坐画舫,这里的画舫实际就是装修得极其豪华的船,大的可容三四十人,小的则容几人。两岸民居与酒楼一家接一家,码头一个挨一个,晨钟暮鼓,人声喧哗。古代的秀才是又有钱又有闲,那个时候的文人墨客以招妓为荣,全国各地的秀才们一旦完成了八股考试,那闲下来的心可想而知。浆声灯影,烟岚雾霭,粉墙青瓦那是挡不住的诱惑。一是文中之文的男人,一是雅中之雅的女人,接下来可想而知。
    秦淮八艳是明末清初居住在南京一带最著名的八大歌妓,分别是马湘兰、柳如是、董小宛、顾横波、卞玉京、寇白门、陈圆圆、李香君八人。她们大都是才貌双全,玉洁冰清,为世所仰望,而且都有着一身传奇式的经历。 
    八大名妓名气有好大?只能用这几个数据说话:故宫博物院现收藏有名妓马湘兰的《兰石竹》三幅字画,桃花扇就是根据李香君的故事改编而成。现人们常吃的虎皮肉,董糖就是董小宛的发明,同时她还是中国古代十大名厨之一。流行于世的《奁艳》一书就是董小宛的杰作。据说董小宛制作的豆豉也别具一格,一是选豆的颜色,二是去皮,三是九洗九晒,光这些操作方法就注定了不一般。当年妓女们之间流行“盒子会”,即每年一到那天,艳女们用盒子里盛着自已的厨房手艺来比拼,董糖就是当年的桂冠产品。董小宛心思之细密,做工之精良,直到现代,人们也把他的菜肴作为研究对象,那就是吸取“董菜”色香味之精华。三百年前,当时的礼部侍郎钱谦益就把“董菜”誉为“诗菜”,有诗为证:“珍肴品味千碗诀,巧夺天工万种情。”国学大师陈寅恪在他晚年用了整整10年时间,85万字,为秦淮八艳之一柳如是立传,写下了巨著《柳如是别传》。
    在国人眼中,妓女就是操皮肉生涯的。元代我国基本废除妓女制度,到了明朝朱元璋为了经济繁荣,恢复了妓女制度。那时又分官妓与民妓。最下等为窑场,窑子里的人也称窑姐。不卖身的称艺妓。八艳属卖笑不卖身,现代三陪中之一陪。在我眼中,八艳已不是妓女的代名词,而是八大才女,八大能人,八大极品女人。她们挂的是妓女招牌,干的是歌女,陪酒女的工作.因为谁要娶她们,必须交清足够多的银子,才有可能在妓女行道中去籍,只有去籍才有可能结婚,按现代的说法是取消注册。八艳是老鸨的摇钱树,一般的人是交不起这个钱的。比如冒襄娶董小宛的赎身份费也是几个大腕逗的,一个人的财力都还弱了点。这个交钱赎身的规矩谁也不能破。
    八艳简介:
    李香君又名李香,善歌舞,精乐律。因长得娇小玲珑,香艳迷人,人称“香扇坠”。复社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来南京应试,两人一见倾心,曾劝侯方域勿与阉党阮大铖接近。侯方域落第离南京时,又置酒送行,暗示他要爱重名节。南明时巡抚田仰仗势要聘她为妾,李香君宁死不从,以头撞地,血洒侯方域所送题诗定扇上。画家杨文骢赶到感叹再三,以其血点画成桃花。清军南下,南京失陷后,香君国破家亡,避乱逃到栖霞山。而这时侯方域却投降了清朝,并曾向清总督献策企图消灭抗清农民军。当二人再次相遇,香君知其所为后,毅然割断情根,削发为尼。
    马湘兰名守真,因原籍湘南,爱画兰竹,取字湘兰。她善画工诗,撰有诗集《湘兰子集》。马湘兰生于官宦之家,自幼沦落风尘为歌妓,积金在秦淮河畔建“幽兰馆”。江南才子王稚登慕名往访,为她非凡的气质所倾倒,二人因此相爱,但却因种种原因未成眷属。直到王稚登七十寿诞时,马湘兰抱病率秦淮歌妓数十人,前往苏州祝寿,歌舞达旦,延续了二个多月。归后即病逝在她的幽兰馆中,时年五十七岁。
    柳如是本姓杨,名爱,浙江嘉兴人。从幼被掠卖到吴江为婢,及长被迫卖艺为生,易名柳隐,又改名是,字如是,别号河东君。曾与文学家陈子龙相爱,但陈后因故没有娶她。直到二十多岁时,方才嫁给了当时的文坛祭酒钱谦益为妾。清兵入关,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南明弘光小朝廷,柳如是支持钱谦益出任礼部尚书。不久清军南下,弘光朝覆亡,柳劝钱谦益与她一同投水殉国,钱却以“水太冷,不能下”为由不肯,反而在清兵入南京时率先迎降,做了清廷的礼部侍郎。钱在京不如意,渐生悔意,遂引疾归。复在柳如是鼓励下走上反清复明道路,与当时坚持在东南沿海抗清的名将郑成功、张名振、张煌言联络图谋恢复。柳如是出资慰劳抗清义军,以南宋韩世忠之夫人梁红玉为榜样。但郑张联军攻金陵之役失败后,抗清斗争转入低潮。康熙五年钱谦益病卒,乡里族人欺孤儿寡母,欲夺其家产。柳如是自缢死,一代爱国名妓至此香消玉殒。国学大师陈寅恪在他晚年用了整整10年时间,85万字,为柳如是立传,写下了巨著《柳如是别传》。
    董小宛名白,字小宛,号青莲女史。南京人。十五岁时,为生活所迫而沦落风尘。她不仅容貌娟妍,而且多才多艺,诗琴书画皆精。崇祯十二年,如皋才子冒襄赴南京应试,慕名往访,二人自此相识,后来嫁给冒襄为妾。清兵南下,冒襄为避战乱,举家颠沛于大江南北。每逢冒襄患病,董小宛不分昼夜精心照护。顺治七年,终因心力交瘁而逝,时年仅二十七岁。后人牵强附会,称董小宛被掠入清宫,顺治帝对她极为宠爱,封董鄂妃。死后顺治帝万念俱灰,遂到五台山出家,流传甚广。
    顾横波名媚,字眉生,号横波,南京上元人。天生美目,顾盼生辉,在金陵筑眉楼。又因能诗善画,声名鹊起。二十二岁嫁给“江左三大家”之一的大词家龚鼎孳作妾。清兵南下,曾劝丈夫忠君守节、以死殉国,可龚鼎孳舍不得美妻娇子,终于做了清朝之臣。顾横波曾多次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,扶助抗清志士,还曾机智掩护抗清志士蹈东和尚阎尔梅逃离清兵的追捕。康熙三年秋,顾横波病逝于北京。龚鼎孳为她作传奇词集《白门柳》行世。
    卞玉京本名赛,自号“玉京道人”,故人们又称卞玉京。她出身于秦淮官宦之家,因父早亡沦落为歌妓。崇祯十四年春,大诗人吴伟业在南京结识卞赛,深为她文采及气质倾倒。但因后来听说国舅田畹来金陵选妃并已看中卞赛等人,遂不敢表白。卞赛另跟他人脱籍,后也因婚后生活不美满而出家为道士,而吴伟业这时却做了清朝的国子监祭酒。吴降清后郁郁不得志,又自惭失节而陷于深深的自责中,更加思念曾经相爱的卞赛。顺治七年,二人在太仓相见,卞玉京抚琴以寄情。吴感慨万分,作《听女道士卞玉京弹琴歌》。此后卞玉京隐居无锡惠山,十余年后病逝。吴伟业闻其死讯,作悼亡诗《过锦书林玉京道人墓》。对卞玉京的负情,成了他的终生遗憾。
    寇白门名湄,字白门,清余怀《板桥杂记》载白门“娟娟静美;跌宕风流,能度曲,善画兰,相知拈韵,能吟诗,然滑易不能竟学”。寇白门生于世娼之家,年十七嫁与明宗室朱国弼为妾。清兵南下,朱国弼降清,不久举家随军北上,被软禁在北京。朱为求脱身,曾打算将寇白门等卖掉以得金。寇白门求道:“若使妾南归,一月内可筹集万金以报答。”朱国弼答应了她。寇白门回江南,四处奔走,筹足二万两银子赎出朱国弼。朱国弼出来后想重续旧好,寇白门断然拒绝道:“当初你用银子赎我脱籍,如今我也用银子赎你,现已两不相欠,当可了断。”寇白门复还秦淮歌楼,当歌纵酒,日与文人骚客相往返,最后凄凉病死。
    陈圆圆原姓邢名沅,字圆圆,又字畹芳,常州武进人。幼从养母陈氏,故改姓陈,以字行。她能歌善舞,天生丽质,色艺超群。崇祯末年为国舅田畹所得,寻归辽东总兵吴三桂。吴三桂移镇山海关,将她留在京城府中。李自成进北京后,陈圆圆被李之部将刘宗敏所掠。吴三桂闻讯,“冲冠一怒为红颜”,引清兵入关攻农民军。李自成战败后撤离北京。吴三桂复得爱妾,带着陈圆圆征战各地,最后进入云南。吴三桂进爵平西王时,曾欲立圆圆为正妃,圆圆托故辞退,吴遂另结新欢。吴三桂俘南明永历帝时,陈圆圆曾力劝吴借机推其为主以反清复明,吴三桂不听,反而将永历帝绞死在昆明蓖子坡。陈圆圆失望之余,削发为尼。康熙十二年,吴三桂起兵反清,后为康熙帝遣兵所平。吴三桂死后,陈圆圆亦自沉于五华山华国寺莲花池中。正所谓死也留香也要清莲于世。(八艳简介来自网络,其余自撰)
     余秋雨:历代妓女多得很,哪像明末清初的“秦淮八艳”那样,具有文化素养与政治见识,使整整一代政治文化史都染上了艳丽的色彩。  
     蔡骏:“秦淮八艳”不仅仅是当时的大众明星偶像,同时也是“美女作家”、“美女画家”、“美女诗人”、“美女棋手”,她们的美丽与聪明,不仅征服了整个社会的普通大众,更令当时主流社会的“精英大众”如痴如醉。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